首頁>創業故事>小本創業故事>揣着1000塊賺到30萬

揣着1000塊賺到30萬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浩宇

  2002年底,打工仔金徐凱終於獲得了第一筆知識產權收入30萬元。這對於一直窮得丁當響的他來說,無疑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可是匪夷所思的是,他沒有花這筆錢,他將30萬元全部捐贈了出去,自己再一次變成了窮光蛋。

  4月初,北京城裡飄着楊絮。金徐凱風塵僕僕地從四川眉山趕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專程來給一位素不相識的貧困大學生繳納欠了近一年的學費。

  我不明白金徐凱為什麼要這麼做。老家的房子已破爛不堪,他該拿這筆錢去修房子。將他和弟弟撫養成人的母親,苦了大半輩子,他該拿這筆錢去孝順母親。去年才結婚的妻子,苦等了他十年、也陪着他窮了十年,他該拿這筆錢讓心愛的女人過上好日子。

  帶着這一個個疑問,我約他在城西的學院路附近見面。

  金徐凱淡定地說:“我要幫助那些貧困的孩子,讓他們實現自己的夢想。”

  因為窮買不起玩具,弟弟常看着別的孩子手裡的玩具出神,那種渴望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我在我6歲那年,背着鋪蓋捲兒去新疆打工的父親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家,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

  當時母親只有25歲,上有曾祖母、祖母,下有我和弟弟,祖孫四代五口人的生活重擔全壓在她肩上。為了養活一家人,母親像頭牛一樣,比男人幹得還苦。她忙完了地里的活兒,就去城裡幫人拉蜂窩煤,無論是烈日當頭的酷暑,還是滴水成冰的隆冬,她總是彎腰弓背地拉着裝滿蜂窩煤的架子車,奔走在大街小巷。

  家裡窮,買不起玩具,弟弟常看着別的孩子的玩具出神,那種渴望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我。於是,我找來木頭、皮筋之類的東西,自己動手做風車、鳥籠,做我想像中的飛機和火車,做武俠書里出現過的“袖箭”“回弓弩”。那些玩具讓弟弟樂了,別的孩子也很羨慕,我第一次嘗到了創造的快樂。

  每天,天剛蒙蒙亮,母親就要下地幹活兒,我則被叫醒起床照看煮粥的鍋。六七歲正是貪睡的年齡,我常常坐在灶台邊就睡著了,結果鍋里溢出的粥澆滅了爐灶里的火。母親回家見了總是一頓責備,心疼浪費的每一粒米。如果粥快溢出來時,有個東西能自動打開鍋蓋就好了。我經過多次試驗,用橡皮筋在鍋的兩個提手和鍋蓋的把手三個點之間,做成一個簡便防溢裝置。從此煮粥再不需要照看,母親也對我刮目相看。

  從那以後,我迷上了發明,經常會有靈感冒出來。

  我將短短的鉛筆頭插在竹管兒的一頭,橡皮插在另一頭,用着很方便。後來,我發現家裡養的幾隻雞滿村子亂跑,下的雞蛋常常找不着,我就找來一些廢棄木料,自己動手做了一個“非電性自動集蛋、給料、高效立體式雞籠”。那年,我13歲。

  這樣的小發明還有很多,而靈感幾乎都是被貧困的生活逼出來的。

  1992年,母親生了場大病,仍要掙扎着起床幹活兒。我坐在她的床邊,吸了口氣:“我要出去打工掙錢。”母親眼圈立刻紅了,聲音抖抖地說:“你爸爸出去打工,再也沒有回來,你要是在外出了事,叫我怎麼活啊?”我沒有再反駁。次日,我給母親留下一封信,帶着僅有的100多元錢悄悄離開了家。我在信上說:“我一定要讓您過上好日子,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不會給您丟臉。”我不怕吃苦,但我出來打工難道僅僅是為了有口飯吃?

  1992年深秋,輾轉多日,我終於到了海南。站在人流里,我緊張而又茫然。

  我白天四處奔走找活兒干,晚上露宿在馬路邊。由於身份證在路上丟了,我四處碰壁,找不到工作。我一天只敢吃兩個饅頭,渴了就喝自來水。撐到第15天,口袋裡只剩下5毛錢。我又恐慌又絕望,來到海邊,身不由己地朝着海浪走去。濺起的浪花如同淚水一般苦咸,我忽然想起千里之外的母親,慢慢縮回了腳步。

  我忍着飢餓爬上岸,繼續找工作。第一份工作是給一條通往海邊的排污口挖淤積的爛泥,老闆只管吃住,沒有工錢。他朝工棚的地上扔了塊磚頭,說:“就睡那裡吧。”站在污臭的排污口挖爛泥,然後一車一車地拉到苗圃去。雖然辛苦,可總算有了一口飯吃。二十多天,那活兒幹完了,我又失業了。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揣着1000塊賺到30萬 標籤:10萬元創業 5至10萬創業 300度烤冰淇淋 300度冰淇淋 日賺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