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故事>名人創業故事>周鴻禕網絡創業全過程

周鴻禕網絡創業全過程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米艾米愛

  37歲的周鴻禕是中國IT 業最複雜、最有趣、最另類的人物之一。

  此人從學生時代開始折騰,工作后以軟件高手身份離開方正創業;3721 網站獲得成功,繼而託身雅虎任中國區總裁,離職后擁資約五千萬美元;從事風險投資不久,“變色龍”又回到起點,投資、創業兩不誤。

  周鴻禕與中國互聯網若干重大事件同在。他打造了最早盈利的搜索引擎;為了生存,不惜與權威機構翻臉;他是員工眼中的冷血老闆,投資家的寵兒、業界最活躍的合作者之一;曾憤然回擊“潑髒水”,也曾反躬自省,發起打擊流氓軟件的運動,並同旁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馬雲系”肉搏……

  仗劍天下,毀譽由之。這個“喜歡做令狐沖”的傢伙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一心創業:

  遇“貴人”闖過難關

  “最可怕的是事業突然死亡。3721曾經走在生死線上,那種感覺比死亡還恐怖。”

  周鴻禕出生於1970年10月,籍貫湖北。由於同是測繪工程技術人員的父母遷居河南,他在那裡生活到高中畢業,中學生時,周就呈現出“牛人”跡象,多次在全國物理、數學競賽中獲獎。由於父母工作的便利,周很早開始接觸計算機。“不懂什麼編程,就是覺得好玩。”

  1992年周被保送西安交大讀研究生。讀研期間“不務正業”,編過遊戲軟件、殺毒產品。為了賣自己的產品還開過兩家小公司,招聘人手準備在全國“自建渠道”,以失敗而告終。

  “創業受挫讓我明白自己欠缺的東西很多。我決定先進大公司,從最基礎的東西學起。”

  1995年7月研究生畢業后,周鴻禕加入方正集團,從程序員做起,由項目主管到部門經理、事業部總經理,最後做到方正研發中心副主任。並在這家公司找到了“另一半”。

  1997年10月,周組織開發成功中國第一款自主版權的互聯網軟件———方正飛揚電子郵件。由於互聯網不屬於方正的主營業務,他再度萌發了創業的念頭。

  1998年10月,周鴻禕成立國風因特軟件公司,技術團隊來自方正。公司網站就叫3721,“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意思。新公司起步於五個人。周和同事找了套便宜房子,維持最低生活水平。自己做飯,像美國的車庫階段。

  幾十萬元很快燒完。此時周剛推出“中文網址”(網絡實名前身),不知怎麼能掙到錢。回憶往昔,周感慨:“最可怕的是事業突然死亡。3721曾經走在生死線上,那種感覺比死亡還恐怖。”

  1999年7月,周遇到了“貴人”:結識的IDG高級合伙人王功權給他投了25萬美元。有了錢,周的路子漸漸寬廣起來。1999年10月《IT經理世界》的封面報道寫道:“周鴻禕和他的3721網站從互聯網創業新生代中脫穎而出,成為本年度中國互聯網經濟備受關注的一個。”2000年初,3721進行第二輪融資,獲得三家風險投資的二百多萬美元。

  以牙還牙:

  與CNNIC翻臉死磕

  愛恨情仇還沒有結束。2003年非典時期,他戴着口罩做巡展,到了一地拉開口罩就罵對手是“非法機構”,結果不咸不淡地吃了場官司。

  “周鴻禕夠狠、夠義氣、夠聰明、夠有錢,他是我所見過的網絡界最有個性的人物。”IT寫作社區創辦人劉韌對他如此評價。

  周鴻禕的“狼性”體現在敢與CNNIC(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撕破臉”。在網絡業,這個機構帶有官方色彩。

  3721網絡實名是從中文網址發展起來的收費服務,與CNNIC 想做的業務存在交集。2001年7月,雙方談判破裂。CNNIC聯手微軟發布競爭性的“通用網址”,隨後表示網絡實名業務“法理”上有問題,應該由官方機構來做。

  作為一個錢袋被人相中的小企業主,周鴻禕沒有了退路。他發布《嚴正聲明》,一遍遍向媒體陳述自己生存的合法性,講到“上當經過”甚至因憤怒而哽咽。雖然這場口水戰打得大家後來都捂住了耳朵,但企業傳播自身觀點的效果還是達到了。

  儘管讓人覺得“小氣”,而且沒有給官方留足面子,周鴻禕通過申訴保全了自己的企業。儘管3721、CNNIC 都想取締對方,信息產業部召開聽證會後息事寧人,無為而治。周鴻禕沒被嚇住,也沒被“捂死”,得以堅持下去,繼續尋找全面盈利的機會。

  愛恨情仇還沒有結束。2003年非典時期,他戴着口罩做巡展,到了一地拉開口罩就罵對手是“非法機構”,結果不咸不淡地吃了場官司。

  周鴻禕記性不錯,他不推崇“恕道”。“商業上還是合作為上,這是一個原則;但當時CNNIC 不是交保護費就能解決的,它要把我的生意變成他的,這就是原則問題。”若干年後他對記者強調,“原則面前沒辦法讓步”。

  胼手胝足:

  變身“辦公室暴君”

  周有個能噴水的遙控坦克,數次襲擊過推門進來、忐忑不安的員工。後來有人說這是“辦公室暴君”,他就把坦克藏起來了。

  “堅忍不拔最重要,不服輸的性格對我最有幫助。你看中國互聯網這些公司,堅持下來的結局都不錯。”周鴻禕如是說,“我所見過的成功創業者個性都非常強烈。‘偏執狂生存’,猥瑣的人很難有領導力。”

  周曾經說過:競爭對手是自己的磨刀石。其實對員工來說,他亦如是。

  周鴻禕絕對控股企業,以工作狂的姿態施行高壓統治。他成天把網絡實名擺弄來擺弄去,總能找到新的功能、合作者和目標,然後兇猛地推行,要求“時間過半、任務過半”。

  緊張感包圍着創業者。周鴻禕隨時監控各部門流程,不辭勞苦。他不喜歡上班時間開會,因為他覺得那樣耽誤工作,是“集體偷懶”,於是大家經常折騰到半夜;他妹妹曾負責客服,會上常被轟炸,給訓得眼圈紅紅。

  “早期融資規模太小。沒有錢的話你不能承擔錯誤,可能一個錯誤就會讓企業整個翻了,對不對?企業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我一直在為生存而擔憂。”時過境遷,周反省當年的管理:“當時的心態也不是特別好,因為生存壓力大,對團隊、員工和自己的壓力都比較大。”

  周鴻禕是個不斷自省的人。他被記者稱為“口水大王”不光是因為直言不諱,很多問題都自問自答了多遍。早期產品白皮書的每句話都經反覆朗誦、推敲審定,就像把課本抄上一百遍的小學生。

  在員工看來,除了工作上苛刻以外,這傢伙機敏、幽默,不難相處。周有個能噴水的遙控坦克,數次襲擊過推門進來、忐忑不安的員工。後來有人說這是“辦公室暴君”,他就把坦克藏起來了。

  直到2003年8月,周鴻禕請來曾任新華社通信技術局副局長的齊向東做總經理,才算找到了合意的搭檔。經歷雅虎中國時期至今,現任奇虎總裁的齊向東與周仍是琴瑟和諧。

 洗心革面:

  土鱉難變海龜

  周鴻禕轉身當了雅虎中國總裁,從創業者變成了外企經理人。為了團結雅虎中國的老人們,他拍桌子、罵娘,喝高了還摔壞了門牙。

  熬過了互聯網低潮,自建銷售渠道是3721走向盈利的突破口。周鴻禕的買賣越做越大。到了2003年底,他把年收入近兩億元人民幣的3721 標價1.2億美元賣給雅虎。接下來又收編了雅虎中國。由此時算起,這隻“土鱉”深入敵後,當了兩年的“海龜”。

  雅虎中國頂着互聯網巨頭的大帽子,當時在中國基本沒有影響力,一段時間連老闆的位子都空缺,“水土不服”之嚴重在外企中也是罕見的。雅虎看中周的團隊和現成的營收,預示了這是一場急功近利的收購。

  周鴻禕轉身當了雅虎中國總裁,從創業者變成了外企經理人。為了團結雅虎中國的老人們,他拍桌子、罵娘,喝高了還摔壞了門牙。但周並非多愁善感的人。“離開的人是因為不適應變化,”他簡單地總結。面對媒體,周開始謹言慎行,按照外企的套路辦事。

  2004年,周鴻禕實現了雅虎中國歷史上首次盈利。現金收入超過4000萬美元,毛利接近1000萬美元,同時把一搜和1G 郵箱做起來了。

  雖如此,他還是無法改變一切。雅虎中國全部業務就靠3721 掙的錢養活;考核指標全部是利潤,周做得越多就越削弱利潤,非常矛盾。到2005年,百度上市、Google進入,門戶壓力日增……仗是打不下去了。2005年8月,周鴻禕宣布辭去雅虎中國總裁,在兩年協議期未滿時離開,隨後成為IDG VC合伙人。外界估算周鴻禕得到3721 最終賣價的六成———超過五千萬美元。

  與此同時,雅虎掏出10億美元,其中阿里巴巴業務與雅虎中國合併。馬雲稱該事件為“阿里巴巴收購雅虎中國”;按照正常的理解,套現3.6億美元的軟銀是交易的大贏家。

  絕地反擊:

  別朝我身上潑髒水

  “你看過《兄弟連》么?我就是傘兵,我被包圍了。我帶了一支能征善戰的團隊,被困住了,要彈藥沒彈藥、要人力沒人力。”

  恩怨是江湖上難解的結。

  2005年的秋天是段沉鬱的日子。離職雅虎中國總裁,很容易被理解成自“職場高峰”滑落。周鴻禕回到了起點。一些人奇怪他“沒把碗里的肉吃完”;也有人判斷他將被邊緣化,成為可以隨時“踩一腳”的出局者。

  對於種種猜測,周起初並不想解釋。記者約訪時,周表示“雅虎的事情我不願意談”。

  樹欲靜而風不止,周鴻禕不願意談的自有人願意談:周取得的盈利被稱為“野路子”、“途徑令人失望”、“沒有未來”;在員工大會上,周上台致辭,希望馬云為首的公司新高管善待老員工,這也被拎出來,作為其“野性”、“出軌的表現”……信息來源則是“阿里巴巴的一位高層”。

  旁敲側擊、“潑髒水”激怒了周鴻禕。

  “你看過《兄弟連》么?我就是傘兵,我被包圍了。我帶了一支能征善戰的團隊,被困住了,要彈藥沒彈藥、要人力沒人力。”周鴻禕憤然表示,“我就跟以前的微軟中國總經理一樣的結局。你談什麼戰略?就是每個季度完成你的收入。”

  “當初在雅虎拚命做,就是為了給中國互聯網做些事情。當我意識到這種可能不存在,就決定退出。”他淡淡地說:“頭銜不重要,最後大家記住的是你做了什麼事。江湖混久了,活着就是硬道理。活着就有機會。”

  對於雅虎而言,“楊致遠在中國是賭徒心態”的評價顯得“腦後有反骨”;但在了解周鴻禕性格的人看來,這傢伙如果安於當經理人、搞辦公室政治、面對惡意攻擊“沉默是金”……那才是咄咄怪事。

  另一方面,周的澄清並非純粹出於“不勝其忿”。

  離開雅虎中國使他正式解脫束縛、獲得了自由。掌握着不大不小的資金,帶着追隨他的“兄弟連”,周正準備在新的起點掀起一番風浪。這時候對準他的尾巴一腳踩下去,於公於私周鴻禕都無法忍氣吞聲。

 反躬自省:

  消滅流氓軟件

  其實周鴻禕、馬雲的個性頗有相似之處,但是雙方還是義無反顧打了起來。阿里巴巴集團的聲明用了三個“永遠”、四個“所有”來表達情感,令觀者瞠目結舌。

  從投資奇虎來看,周不算刻薄寡恩之人。

  周鴻禕出任奇虎董事長是在2006年3月。這家公司成立於2005年9月,一班幹部則追隨周多年。在搜索領域,奇虎一出生就會走路。周鴻禕曾經表示:“過去的員工彼此合作過、比較了解。我肯定會幫他們。但我只是教練,公司能不能做好,還要靠他們自己。”

  當年出手3721、失去上市機會,企業中高層難免利益受損。如今兄弟們“啥也別說了”,機會在自己手裡。奇虎就像“2.0版3721”,股權結構更加均衡。奇虎於2006年3月獲得了紅杉資本、鼎暉、IDG、Ma-trix以及周鴻禕聯合投資的兩千萬美元,八個月內完成兩輪融資,注入三筆資金。

  對於“反水”舊部,周堅決不留情面。有人拿了250萬獎金還反咬一口,周當著媒體的面提請他“講清楚”。

  隨着“兄弟連”招兵買馬,擴充成了“獨立團”,生性好鬥的周鴻禕殺了個回馬槍。

  這一槍打的是“流氓軟件”。2006年7月,奇虎推出“360安全衛士”,亮出了把流氓軟件一鍋端的“滅絕大法”。直打得雞飛狗跳,圈內外為之震動。

  在最短時間內,“兩隻中國虎”掐上了架。由於雅虎中國軟件名列“清理對象”榜首,戰爭迅速升溫。其實周鴻禕、馬雲的個性頗有相似之處,但是雙方還是義無反顧打了起來。阿里巴巴集團的聲明用了三個“永遠”、四個“所有”來表達情感,令觀者瞠目結舌。

  發動清除流氓軟件運動是“義舉”,對周本人也意義重大。

  早在2001年初,周首創“插件安裝”,成為中文IE 插件的先行者。由於鎖定了龐大的用戶群,3721的做法被廣為效仿:門戶掀起了插件第二波高潮,紛至沓來的還有百度搜霸、易趣、淘寶、中搜……

  插件是“雙刃劍”,最終發展到搞亂瀏覽器、陷於纏鬥,令用戶頭痛不已;企業被“潛規則”捲入欲罷不能的惡性循環。“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頂着“流氓軟件之父”的帽子,周自然不好受。如今親手刺破這隻“大痦子”、摧毀潛規則,他清算了中國網絡業一段歷史,也實現了創業以來最徹底的轉身。

 一心二用:

  布局點面結合

  “事實證明了,在中國互聯網市場上,美國公司統統都不行,必須是本土公司才行。”

  如今的周鴻禕同時在做創業、投資兩件事。“我一直做的是天使投資的事:看早期項目、做判斷。”他宣布。“我現在是天使投資人。”

  “天使投資”指幫助企業迅速啟動的第一批投資人。回報率可能比較高,但金額不大,一般不謀求控制。天使投資是風險投資的初始階段。IDG就曾孵化過不少中國互聯網企業。

  可是,奇虎公司擺在那裡,周不可能不管;做創投也許只是非常時期打掩護的幌子?再者,天使投資如同撒胡椒面,雖然花錢少,也是有壓力的。要是個“浪投手”,像火箭隊外線那樣經常來個十投不中,豈不成了“獻愛心、送溫暖”?

  2007年1月Google與迅雷宣布戰略合作,從側面驗證了周鴻禕作為天使投資人的眼光。如今團隊成熟的奇虎是“點”,啟動中的迅雷們是“面”。點面結合,周鴻禕對布局搜索引擎可謂不離不棄,心嚮往之。

  “2001年百度堅定走Google之路,而我當時的精力放在建渠道、賣產品上,沒有放開膽子去招人、投入,”周反思決策失誤:“雖然當時收入是百度數倍,但在網頁搜索這塊落後於它。我們錯過了這個機會,是非常大的遺憾”。

  再戰江湖,奇虎希望把搜索跟社區互動起來,這是百度、Google未建立優勢的“藍海”。周請來原和訊網總編劉峻,一心深耕細分市場。

  雖然還在創業,周鴻禕的心態已與十年前大不相同。“我不那麼急躁了。過去經常感覺‘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實際上從投資角度來看,滿眼都是機會,好企業不會被投完的”。為了放鬆,他有時看看DVD,打打網球。

  1999年《IT經理世界》寫他:“‘自己的理解’意味着對互聯網精神的把握。‘自己的方式’意味着對互聯網商業模式的創新。”世事如白雲蒼狗,周鴻禕不改初衷。

  “事實證明了,在中國互聯網市場上,美國公司統統都不行,必須是本土公司才行。”周鴻禕宣稱:“中國的互聯網江湖老大是‘各領風騷三百天’。新生代有更多的創造力。我要到草根、創業公司中間去,發掘互聯網未來的新銳力量。”

周鴻禕網絡創業全過程 標籤:網絡創業 網絡創業項目 網絡創業點子 網絡創新 創業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