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故事>成功創業故事>20年來義烏珠寶商的他富故事

20年來義烏珠寶商的他富故事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大虎

  義烏這個小商品批發集散地,在中國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在這片土地上做一定商,我們當然會覺得他們都會富甲一方的,我們一同來看看二十年來在這條路上走的珠寶商人都經歷了些什麼。

  在商城義烏,工人西路和城中中路多年來一直是繁華之地,林林總總的黃金珠寶店將沿街打扮得珠光寶氣。20年前,來自全國各地的客商將大把大把的鈔票扔在這裡,帶走了他們想要的黃金首飾。如今,隨着全國黃金交易市場的放開,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逐漸少去。但隨着時尚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到來,義烏黃金珠寶行業也在悄然發生着變化。日漸齊全、高檔甚至天價的珠寶首飾出現在這些或新或老的店鋪里,再走入尋常百姓家。

  與義烏小商品一樣,黃金加工和珠寶行業的發展也真實見證了義烏改革開放20多年來發生的巨變。“財富工作室”走訪了前後三代黃金珠寶商人,聽他們講述自己的財富故事。

  第一代:

  躲躲閃閃的日子

  故事:

  躲到鄉下去打金

  年近八十歲的石光元老人是義烏最早的打金匠之一,如今仍耳聰目明的他十幾年前就離開了這個行業,但提起當年的打金歲月,仍感慨萬千。

  上世紀80年代初,義烏的市場經濟已經開始起步。但相對於發展勢頭迅猛的小商品貿易,黃金飾品加工業仍是一片寒冬。由於國家政策不允許,有着一手打金絕技的石光元從來不敢光明正大地施展手藝。為了能繼續做自己的打金手藝,石光元想到了義烏后宅一家遠房親戚。

  在後宅黃宅村,遠房親戚幫石光元找了一間四面封閉的小房子。石光元就躲在小黑屋裡偷偷加工黃金首飾,一日三餐都由親戚送來。

  “因為打金時會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怕被人發現,只能在白天打,晚上做拋光等動靜不是太大的工藝。”石光元說,當時做打金手藝的人還不是很多,因此加工費還算可以,打一付耳環或一隻手鐲能掙3元錢,這在當時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在黃宅村做了幾個月後,政策開始鬆動。石光元離開了后宅回到城裡,但仍過着躲躲閃閃的日子。一直到1985年前後,義烏市工商局將所有從事黃金加工的工匠集中到城中中路,石光元才有了自己的店鋪。但幾年後,隨着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這一行業,石光元盤掉了店鋪,做別的生意去了。

  第二代:艱苦創業的日子

  故事一:送飯“偷藝”學打金

  如果說石光元是第一代打金匠的典型代表,那麼今年50多歲的黃金吐、曹淑仙夫婦當屬第二代。黃金吐夫婦就是石光元當年到后宅鄉下投奔的遠房親戚。看到石光元躲躲藏藏地打金,忠厚老實的黃金吐在替他擔驚受怕的同時,也本能地意識到,打金可能是個賺錢的行當。

  於是,黃金吐向石光元提出學藝的請求,但遭婉拒,這更激起了黃金吐的好奇心。於是,黃金吐借每天給石光元送飯的時機,偷偷觀察打金的工序和技巧。

  “那時候打金的手藝十分原始,連熔金用的噴槍都是用嘴吹的。”黃金吐說,嘴吹噴槍熔金看似簡單,其實是打金中最難掌握的技術。因為要保持熔金的火焰持久不斷,就必須學會均勻用氣,而這一點,作為偷學者的黃金吐起初是怎麼也做不到的。

  辦法總比困難多,正當黃金吐為難解熔金難題犯愁時,妻子曹淑仙想出了一個辦法。他們找來了一個廢舊汽車輪胎,將噴槍的一端連接在上面。一邊朝輪胎內不斷充氣,一邊利用氣壓讓噴槍持續穩定地工作。這招土辦法不僅省力,熔金的效率也比用嘴吹高多了。

  再後來,聰明的黃金吐夫婦又找到了汽油噴槍和腳踩風(一種用腳踩的小型鼓風機)等更先進的熔金工具,加工黃金首飾的速度也大大提高。一條做工精細的黃金項鏈,通常兩三個小時就能完成。而一條項鏈當時的加工費為5元錢,這對長期務農的黃金吐夫婦來說,已經算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故事二:凳子當床白天點燈

  隨着師傅石光元的離去,黃金吐夫婦也決定到義烏城裡尋求發展機會。1986年,黃金吐夫婦帶着兩條板凳,背着一個裝着打金工具的小木箱來到了義烏城區。從鄉下到城裡,作為新入行的打金匠日子並不好過。“最長的時間是連着7天沒有攬到一件打金的活,我和丈夫每天就吃從鄉下帶來的紅薯充饑。”說起當年的艱難歲月,曹淑仙仍難掩心中的激動。曹淑仙說,為了能攬到生意,她每天都在義烏幾個市場上轉。後來,在一個親戚介紹下,終於接下了一單業務。

  接到業務后,黃金吐夫婦在義烏城區朝陽門附近找了一間小房子做加工場所。由於當時政策還沒有放開,黃金加工只能偷偷摸摸進行,黃金吐將租來的小房子門窗全遮擋起來,大白天也要點着煤油燈幹活。

  到了晚上,夫妻倆忙完一天的工作后,就將帶來的兩張凳子並在一起當床。“因為租來的房子實在太小,根本放不下一張床。白天我們幹活的時候,還得把兩張凳子豎著疊上去。”曹淑仙說,這樣的日子他們整整過了5年。

  故事三:長辮子成“無字招牌”

  1989年,黃金吐夫婦和義烏許多黃金加工經營戶迎來了事業的轉機。這一年,義烏市工商局靈活運用國家允許私人黃金加工的政策,將全市22家黃金加工經營戶集中到城中中路39號。黃金吐夫婦也開起了金盛黃金加工店。

  有了自己的店鋪,黃金吐夫婦的經商才能開始得以發揮。黃金吐負責加工,曹淑仙負責攬活和送貨。隨着和客戶接觸增多,曹淑仙以其特有的熱情和誠信贏得了普遍信任。從1986年開始打金起,曹淑仙就一直留着長辮子。後來,她的長辮子居然成了“無字招牌”,客戶到店裡委託黃金首飾加工,都要找到“長辮子”才放心。

  “義烏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市場繁榮,與政府各部門靈活運用政策是分不開的,我們黃金加工行業也是如此。”曹淑仙說,在政府部門的政策扶持下,義烏的黃金加工業有了很大發展,甚至開始有了少量的私下黃金首飾交易。萬商雲集的義烏人流、信息流相當豐富,來自全國各地的商人自然不會忽視義烏黃金加工一條街的存在。由於義烏黃金首飾的價格比其他渠道便宜許多,來自天津、瀋陽、哈爾濱等地的客商也慕名前來尋找“長辮子”。這些老客戶與曹淑仙夫婦的生意,一直持續到2000年全國黃金交易市場完全放開。

  故事四:

  年老店的堅守

  回顧進入黃金珠寶業20多年來經歷的風風雨雨,不善言談的黃金吐夫婦說得最多的就是對老客戶的感激。現在,黃金吐夫婦在義烏市區開出了四家黃金珠寶店,其中三家交給兒子、兒媳打理,城中中路上開了15年的老店仍由自己照看。曹淑仙告訴,他們夫妻能做到今天的規模,靠的是堅守。十幾年來,義烏的黃金珠寶店開了不少,但也關掉不少。關掉黃金珠寶店的人中,有的是因為耐不住寂寞。黃金珠寶行業看起來財大氣粗,其實是一個利潤並不豐厚的行業。許多人在進入這一行業后才發現,靠這行賺大錢並非易事,於是轉投其他行業;另一部分關掉店鋪的原因是因為不善經營,撐不下去了。因為,沒有一群特別忠誠的老客戶,生意很難有起色。

  在黃金吐夫婦的老客戶中,有不少是三世同堂甚至四世同堂。這些客戶直到現在到他們店裡,仍然要找“長辮子”的曹淑仙。

  對於將來的發展,黃金吐夫婦說不知道還要堅守多久。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隨着年紀越來越大,手中這份家業遲早要交給孩子們打理。眼下,他們年富力強的兒子、兒媳已經開始獨當一面,並做出了比父輩更好的業績。這讓老兩口感到十分欣慰。

  第三代:

  陽光燦爛的日子

  故事:

  跟隨時尚潮流的步伐

  相對於公公婆婆的不善言辭,年輕的金莉亞十分健談。金莉亞和丈夫打理着古名、永盛兩家珠寶店。從小就在黃金珠寶行浸染的金莉亞對這一行業相當熟悉。加上經常往返東南亞、香港等地,金莉亞對眼下珠寶行業的流行趨勢了如指掌。

  “義烏的黃金珠寶行業流行趨勢發展很快,先是黃金,後來是白金和鑽石,現在的熱點是翡翠。”金莉亞說,幾年前白金、鑽石開始流行時,公公婆婆一時還不能接受,總覺得黃金才是最貴重的東西。但隨後看到店裡新進的白金、鑽石貨品賣得火熱,他們才慢慢轉變觀念。

  金莉亞告訴,義烏有着得天獨厚的市場優勢,發達的小商品經濟不僅造就了義烏的繁榮,更成就了一大批富有階層。手中有錢的義烏人以前都將高檔消費放在了香港、上海和杭州,現在引進頂級的珠寶品牌,留住義烏人在本地市場的奢侈品消費有着巨大的商機。作為新一代的珠寶商,不僅要守住父輩傳下來的祖業,更要結合不斷變化的市場,將這一產業做大做強。

20年來義烏珠寶商的他富故事 標籤:財富故事 致富故事 淘寶商品 淘寶商城 進駐淘寶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