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學院>培養創造性思維:重視辨證思維的培養

培養創造性思維:重視辨證思維的培養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格子衫

  重視辨證思維的培養

  辨證思維是指能運用唯物辨證觀點來觀察、分析事物—— 尊重客觀規律,重視調查研究,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能用對立統一觀點看問題,既要看到事物之間的對立,也要看到事物之間的統一和在一定條件下事物之間的相互轉化,既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反面,能從有利因素中看到不利因素,也能從不利因素中看到有利因素。總之,是兩點論不是一點論。

  在我國古代的優秀文化遺產中,運用辨證思維的例子可謂比比皆是,有些已經家喻戶曉、深入人心。比如“庖丁解牛”、“曹劌論戰”、“曹沖稱象”、“鄒忌諷齊王納諫”以及劉禹錫的詩……等等,都包含深刻的辯證邏輯思維。其中絕大部分都已編入中小學的語文或歷史教材中,如能很好地運用這些教材,將會對我國青少年創造性思維能力的培養發揮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就拿“曹沖稱象”來說,就是對青少年進行辨證思維能力培養的極好範例。

  “曹沖稱象”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故事的梗概是,有一天曹操得到一頭大象,曹操想稱一下這個龐然大物到底有多重,問他手下大臣有什麼辦法(在大約1800年前的三國時代,這還是很大的難題)。一位大臣說,可以砍倒一棵大樹來製作一桿大秤,曹操搖搖頭——即使能造出可以承受大象重量的大秤,誰能把他提起來呢?另一位大臣說,把大象宰了,切成一塊塊,就很容易稱出來了。曹操更不同意了——他希望看到的是活着的大象。這時候年方七歲的小曹衝出了好主意:把大象牽到船上,記下船邊的吃水線,再把象牽下船,換成石塊裝上去,等石塊裝船達到同一吃水線時再把石塊卸下來,分別稱出石塊的重量再加起來,就得到了大象的重量。

  曹沖在七歲時是否真有這樣的智慧,難以考證(或許是故事作者的智慧),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故事中所包含的辯證邏輯思維:能從錯誤意見中吸納合理的因素。第一位大臣出的主意看似不切實際,因為沒有人能提起如此重的大秤,但是它卻包含着一個合理的因素—— 需要有能承受住大象重量的大秤才能解決問題;第二位大臣的主意更是荒謬,怎麼能把活生生的一頭大象拉去宰了呢?!但是在這個看似荒謬的意見中卻包含着一個非常可貴的思想——化整為零。曹沖正是吸納了兩位大臣錯誤意見中的合理因素——設法找一個能承受大象重量又不用人手去提的大秤,根據日常的生活經驗,船正好能滿足這種要求;然後他又想到利用石塊代替大象可以實現“化整為零”。正是這種辨證思維加上生活經驗積累和敏銳的觀察,使曹沖創造性地解決了他所處時代一般人所不能解決的難題。

  由於辨證思維是從哲學高度為創造性思維活動提供解決問題的思路與策略,所以它不僅在創造性思維活動的關鍵性突破這一環節中有至關重要的意義,而且在整個創造性思維過程中都有不容忽視的指導作用。例如,在創造性思維的起始階段,如前所述,要靠發散思維起目標定向作用,以便解決思維的方向性問題。發散思維之所以能給基本思維過程指引正確方向,是依靠三條指導方針:同中求異、正向求反、多向輻射。不難看出,這三條指導方針的每一條無一不閃耀着對立統一思想的光輝(同—異、正—反皆是矛盾的兩個側面,而“多向輻射”則與集中思維的“單向會聚”構成對立統一關係),是辨證思維的具體體現。所以,發散思維實際上也可看成是辨證思維在創造性思維起始階段的另一種表示形式。

  至於形象思維、直覺思維和時間邏輯思維,由於它們都是人類的基本思維形式,當然不可能象發散思維那樣;在實質上等同於辨證思維。不過,思維的目的既然是要對事物的本質屬性或事物之間的內在聯繫規律(即事物之間的空間結構關係)作出概括的反映,就有一個如何才能更有效地作出這種反映的問題。眾所周知,唯物辯證法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宇宙觀、方法論,是使人類思維具有全面性、深刻性和洞察力的根本保證。因此,在整個思維過程中只有運用唯物辨證觀點作指導,才有可能使人類的基本思維形式(不管是哪一種形式)最有效地滿足上述思維目的的要求。



培養創造性思維:重視辨證思維的培養 標籤:辨證思維 創造性思維 創造性 創造性教育 創造性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