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學院>農村妹子 洗腳屋裡熬成億萬富姐

農村妹子 洗腳屋裡熬成億萬富姐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平麗

  剛柔相濟

  像肯德基、麥當勞一樣遍地連鎖,到香港、澳門、台灣和新加坡搶注商標,通過了國際質量體系認證,年營業額超過20個億,納稅超1億,員工逼近5萬人,大小風投趨之若鶩……

  在造訪重慶富僑總部之前,記者不能夠將上面這份頗有些光耀的企業成績單與“洗腳行業”聯繫起來。無法想象,富僑20億產值的直接來源,是1000多萬雙腳。

  就在五六年前,“洗頭房”和“洗腳城”仍是常人眼中藏污納垢的齷齪之所,甚至淪為性交易場所的委婉代稱。現在,“洗頭房”的色澤並未從人們眼中褪去,有關“洗腳城”的既往成見早已灰飛煙滅,取而代之的是“足療”的概念,和由此生成的不容小覷的“足療”產業。

  見到富僑掌門人胡芝容的那天,她剛從殯儀館弔唁回來。一如往常,胡身着深藍色的西裝,白襯衣,紅領帶,胸口別一枚金燦燦的圓徽章,這是她叫人設計的富僑管理層工裝,只要是上班時間,就必須穿上。這套與其他服務行業並無二致的衣服,讓胡芝容在追悼會現場被路人甲當成了火葬場的職工,欲上前諮詢問題;她順手指了指徽章上的“富僑”二字,對方定睛一看,隨即會意,拱手致歉后又順手指了指雙腳。

  胡芝容說,這個無聲的細節,讓她反倒有了些驕傲情緒:自己的這家企業,確實有了相當高的品牌認知度。品牌的建立對於足療行業而言,實屬不易。

  外人眼中,胡是個地道的重慶女人:嗓門粗大,行事火辣,來去一陣風,走路咚咚咚。逐漸熟悉以後,你就會從不少細節發現這個商人懷柔的諸多側面。

  從一個家族企業的創立、發跡與維繫的層面看,胡身上散發出一種強大氣場和蓄積彌久的剛性能量,處處彰顯她在這座足療王國中的絕對權威。如女王懿旨般的命令下達后,所有人必須無條件服從,並迅即施行,不容質疑。某種程度上,高度集權和近軍事化的管理模式,成為富僑短時間內大肆擴張並穩健收益的催化劑。

  而從一個服務企業和連鎖企業的長久來看,胡在關鍵時刻對於屬下的寬容乃至幫扶,煉成了屬下對她的絕對忠心。

  她讓富僑人稱自己為“大嫂”,為每一名技師提供免費食宿及洗漱日化用品,連水果都照人均5斤的標準按月計發;兩口子都做足療技師的,公司安排“夫妻房”就寢;中途因故離開公司的,可以在任何時候回頭;直營店員工婚喪嫁娶,胡或親自前往,或“有所表示”。這一招攻心計,在勞動密集型的企業里十分奏效。

  她十分清楚:足療行業靠的就是技師,技師又是唯一與客戶獨處的公司員工,不“籠絡”好這一塊,企業遲早要垮。

  她的技師多來自老家江津,以及貴州山區的貧寒子弟。胡從這些山裡娃兒踏入城市的第一步就收留下他們,並安排好工作,月薪抵得上老家的年薪。因此,富僑從創辦至今,員工隊伍一直穩定。作為回報,每年5月12日,胡生日那天,她都要請全體員工下館子吃大餐,並挨個敬酒。只有2008年除外,因為眾所周知的緣故。

  與豬共眠

  胡芝容一直就是個生意人,但涉足“洗腳行業”前,她的從商之路並不順坦,可以說是屢戰屢敗。

  1963年胡生在重慶江津的農村,父母都是貧苦的挑夫,她從小就需要一邊上學,一邊打豬菜,每天的口糧是一點紅薯,零花錢兩天不超過3分。村子里重男輕女思想嚴重,即便如此,她仍是當年僅有的幾個讀過高中的山裡娃之一。

  胡生性倔強。她不但早婚,而且是私奔,不顧全家的反對,硬是嫁給了來村裡賣手錶、根本沒讀過什麼書的郭家榮。郭家亦是寒門,不過卻有非同尋常的經歷:郭的祖父曾跟隨蔡鍔在雲南開創講武學堂,頗通經絡之術,隨後回渝開過醫館。家庭的原因,郭家榮自小便會些推拿敲打之術。他把這套功夫權當是勞苦之後的一種解乏。誰也不能料想,未來他和老婆能靠此謀生,並創下過億的身家。



農村妹子 洗腳屋裡熬成億萬富姐 標籤:百萬富姐 億萬富翁 億萬富豪 百萬富翁 千萬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