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學院>別只拿“執行力”說事

別只拿“執行力”說事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麗人行

  別只拿“執行力”說事

  傳統的日本人具有強烈的集體價值傾向。在一個企業中,如果某個職工工作出色,他並不希望上司公開表揚或特殊獎勵,如果要獎勵或表揚,對象往往是整個班組,至於諸如計件工資這種刺激個人積極性的辦法也是絕少採用。

  例如某美資企業曾經在屬下一家以日本工人為主的生產總裝車間試行計件薪酬制,兩個月以後的一天,車間的工頭們紛紛擁到厂部報告說:“尊敬的經理先生,我們實在不好意思來,但又不得不來說,我們手下的全體工人準備歇工不幹了。因為工友們不明白為何不採用類似其他日本公司的償付辦法。當您錄用一名新人時,他的起點工資應該就固定下來,因此十八歲工人的工資自然高於要十六歲的,每年的生日一過,其工資應當自動長一些。那種認為我們中間某個人比其他人更能幹的想法是不對的,沒有其他車間工友們的努力,我們總裝車間一件東西也完成不了。我們認為把個人挑出來單獨表揚是錯的,是丟我們大家的臉。”

  無獨有偶,另一家在日本的美資企業曾經頒布一項決議鼓勵員工合理化建議,承諾提案一經採納建議人將按照經濟效益的比例予以提成。可是六個月過去了,卻沒有反應,公司管理層於是諮詢了一些工人,他們回答是:

  “任何一項技改都不是哪個人單獨能完成的,我們平時都是一起工作、一起交流,互相觀察,點子就是這樣產生的,將單個人挑出來受獎,我們不好意思”。

  公司馬上把提議單位由個人變成小組,收益提成也是按照小組來發放,並且只能用於小組的集體活動開銷,於是各種建議很快就紛至沓來。

  類似這樣的事情如果放到中國的土壤上來,發生的概率恐怕要小得多。在日本,集體主義既不是公司和個人的奮鬥目標,也不是一種口號,而是為了辦好一件事情需要這麼來做。如果說西方的競爭以個人為本位,那麼日本的競爭就是以集團為本位。

  這種以集團為基本單位的競爭在整體上形成了“對外競爭、對內和諧”的格局。關注日本企業內部財務運作的專家直言日本的財會系統與美國水平相比很低級,因為即便是在日本大公司,諸如利潤中心、運輸價格和計算機信息系統也較少採用,而這在美國小商業組織中都已普及。當然這樣做並不是什麼壞事,它減少了內部摩擦和內部測算成本。

  有學者認為,日本的這種文化傳統與其地理環境是有“關聯交易”的。以水稻種植與灌溉關係為例,日本是多山國家,稻田是一家一戶的,但是灌溉系統卻必須要依靠眾人,當然耕種和收割也需要人手,因此單個家庭的耕作不足以養活家人,往往是十幾戶家一道才有剩餘糧食。長此以往,日本人逐漸養成和諧相處的能力,為了生存,集體第一,個人不算什麼,不管有什麼分歧和社會分化,只得往後擺擺。

  將這種“集團競爭”式文化基因嫁接到現代企業制度中,就變成了日本企業精神的另一特色——“協調民主”

  日本人公認的觀點是,社會並非個人競爭的場所,而是一個隊與另一個隊集體競爭的地方。一個公司的僱員組成的隊伍應該象一個統一體那樣行動,以便與另外一個公司所建立的團隊競爭。於是為了在一場無休止的集體競爭中擊敗所有對手,最重要的是保持企業內部的親密和諧。

  眾所周知,日本人做決策費時較長,決策如果涉及到製造產品的車間,那麼決策的醞釀就從車間做起,一層層向上反饋,直到公司決策層反覆討論協商作出決定時為止。但一旦決定下來,行動起來卻十分迅速,因為當成文的協議在公司里被傳閱一遍之後,它就已經是各部門都同意的集體決定了。  換言之,在這樣的決策對話中,管理層與員工交換的就不再僅僅是經濟一項內容,它涵蓋了情感、信息和經濟三個方面,是一條雙向六車道的大馬路(圖一),交換的內容也在發生變化(圖二)。

  設想一下,企業內部倘若在情感、信息和經濟三個方面都能得到良好的協調,那麼這個企業的管理就會步入健康的發展軌道,日本企業“協調民主”的實質也在於此。

  中國人的智慧是勿庸置疑的,我們的員工也可以說是優秀的,可為什麼企業總是在“執行力”方面出岔子,以至於許多企業的領導層非常中意諸如《沒有任何借口》、《不要任何借口》、《執行力》、《有效執行》這類管理書籍,甚至在這些書被2005年央視三一五晚會定性為“偽書”的情況下,還爭辯說:“都說是偽書,為什麼它的發行量那麼大?顯然,這說明還是有市場的!”  不過坦率地說,有市場未必就一定有長久生命力,企業如果把“造就一支有思想、有文化、有技術、守紀律的員工隊伍”的良好初衷以不切實或者不妥當的教育方式表達出來,只會引起大家的反感,說不定還會進而激起員工的狐疑,以為是“上面”試圖在精神上控制員工,那就更麻煩啦。

  從日本企業的管理經驗看,不經過“磋商”的命令執行是難以讓人心悅誠服的,那種無視員工利益與需求、片面強調無條件服從的做法只會導致管理的粗暴化,也是與時下“以人為本”的大口號不合槽的。

  二戰勝利后,英國於1945年7月進行大選,工黨獲勝,艾德禮組閣出任首相,這是第一個在下院取得多數的英工黨政府。可是工黨政府的悲劇在於,這個黨等了幾十年要把某些學說付諸實施,現在發現行不通。1951年10月25日大選,工黨遭到失敗下台,政權重歸保守黨政府。

  我擔心“執行力”理論遭受類似的命運。



別只拿“執行力”說事 標籤:執行力 戰略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