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學院>談專利權利要求的重要性

談專利權利要求的重要性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大虎

  每次親臨專利糾紛案件的討論會,看到當事人對涉案專利權利要求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就會不由想起納蘭容若的那句詞:“當初只道是尋常”。容若用這句令人心碎的詞句懷念髮妻,我卻借來此處談冷冰冰的專利糾紛,實有不敬之嫌,然非此句怎能表達權利要求在企業競爭中不可忽視的地位﹖非此句又怎能表達權利要求這把雙刃劍帶給疏忽者的心痛?

  從幾時起,專利糾紛的增長速度如雨後春筍?從幾時起,我們才發現權利要求這個看似隻言片語、實則處處暗藏殺機的利劍早已為人所用,埋藏在你我身邊?又是從幾時起,我們才想起應該好好珍惜這把利劍,應該認真駕馭這把利劍並以之作為在市場競爭中的立身之本、守身之器?

  細細數來,權利要求來到中國也不過23年。23年的時間對於一項法律制度而言實在是太年輕了。然而在法律面前,尤其是在世界專利制度趨向一體化的今天,因它的年輕帶給我們的陌生卻是不能被諒解的。因為專利權作為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裡企業生存重要的經營資源之一,正是以權利要求來確定專利的保護範圍,為自己贏得一方暫可獨居的天地。同時也正是因為權利要求本身的特性決定了它既可以成為權利人贏取競爭優勢的武器,也可能為競爭對手提供改變命運的機會。

  權利要求書作為申請專利時提交的必要材料,劃定了專利最初的保護範圍,雖在後續的實質審查階段以及可能的無效宣告階段,申請人還有修改的機會,但都以不超過原始提交文件的記載為限。所以權利要求的撰寫是十分重要的開端,對撰寫者來講更是一項十分專業、又極具難度的工程,既要求撰寫人理解本專利所涉及的技術知識,還要知曉本領域相關專利保護範圍,要熟知相關的法律法規規定,更要清醒地認識所申請專利可能申請到的最大保護範圍,以及授權后可能的穩定性,然後才能動手提煉最簡潔、清晰的語言,以此完成撰寫一份高質量的權利要求書的使命。這項工作的重要性正在受到廣泛的重視,逐年遞增的專利代理人考試報名人數也印證了諸多有志青年對專利市場人才需求的把脈,然而這項工作的高難度為行業准入確立了較高的門檻。人力資源的稀缺也在一定程度上讓我們不得不承認,現有專利中多數權利要求書因撰寫者素質的不足而質量不高,甚至存在諸多隱患。

  權利要求書的撰寫只是專利戰爭的開端,每當戰鬥打響,都幾乎不可避免地要進入專利無效宣告階段。我國專利無效宣告審查在先原則,也決定了被控侵權人必然要利用無效宣告請求這一機會,為自己贏取時機。所以,專利侵權糾紛往往意味着將同時存在兩個戰場:一個是作為母體的侵權訴訟戰場,另一個是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是否有效為核心的無效宣告程序和隨後可能會繼續進行的行政訴訟戰場。在後一個戰場中,權利要求是否有效不僅僅在於涉案專利技術是否滿足專利權的三性——新穎性、創造性和實用性,還要取決於權利要求的撰寫質量和在實質審查過程中與無效宣告請求過程中修改的質量。前一個戰場中的關鍵問題是應對權利要求作出怎樣的解釋,這是能否贏得專利糾紛的關鍵,也是雙方當事人拼盡全力要贏取的陣地。然而,正如一位前輩所言“中國的專利司法界現在還不太重視專利權利要求的解釋”,不同的主體從不同的角度對權利要求做出大相徑庭的解釋不在少數。事實上,無論是專利制度比較完善的國家,還是像我國這樣專利制度起步較晚的國家,專利權利要求的解釋都是專利糾紛中最難把握的,也往往是爭訟雙方分歧最大,法官最難做出決定的一步。相對權利要求的撰寫而言,權利要求解釋的難度更大,它不僅僅涉及專利技術本身,還因它將起到最終劃清專利權保護範圍和平衡雙方當事人利益的重大作用,變得更加難以得出唯一結論。這往往讓那些對權利要求不夠重視、對權利要求解釋不能合理駕馭的當事方在糾紛中過早地敗下陣來。

  或者說,從權利要求的撰寫、修改到解釋,恰似那一寸寸綻開的花蕾,總有新鮮的一面呈現,也總不斷地帶給人新奇,但在這背後卻可能是重視者開懷的笑聲,也可能是忽視者難言的眼淚。



談專利權利要求的重要性 標籤:專利權 失效專利 日本專利 專利法 發明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