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學院>世界頂級創新者的72變

世界頂級創新者的72變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梅梅

  世界頂級創新者的72變

  每年,比爾·蓋茨都會跑到華盛頓的Hood Canal待上一段時間,在那裡思考微軟的下一步發展。這時候,任何一個微軟的員工都可以向他提交一份關於新產品或新服務的書面建議,而比爾·蓋茨許諾他會看完所有的建議。如果喜歡某個創意,他會馬上回到公司位於雷德曼的總部,圍繞這個創意進行研發。正是這樣的習慣,保證了微軟始終處於全球軟件行業的創新前沿。

  沒有多少老闆——蓋茨現在的官方頭銜是首席軟件架構師——會在創新上花費這麼大的精力。但蓋茨的付出獲得了豐厚的回報。時至今日,微軟已成為一個市值接近3千億美元的巨人,但它仍然保持着不斷推陳出新的強大活力。去年波士頓諮詢集團和沃頓知識在線聯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微軟是僅次於蘋果和3M的全球第三大最具創新性的企業。

  在這項調查中,被評為最具創新性的企業包括:蘋果、3M、微軟、通用電氣、索尼、戴爾、IBM、Google、寶潔、諾基亞、維京(Virgin)、三星、沃爾瑪、豐田、eBay、英特爾、亞馬遜、Ideo、星巴克,以及寶馬。

  現在,創新成為企業界里一個時髦的詞彙,就像前幾年流行的“全面質量管理”一樣。但是擁護一個理念,不同於實踐它:前者是願望,後者則是行動。而創新者永遠是行動者。

  衡量與管理

  波士頓諮詢集團高級副總裁兼創新主管吉姆·安德魯認為,許多企業在創新的衡量方面花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他說:“這些單個的衡量方法並不是十全十美的,但一套系統的測量方法能夠讓你衡量創新的進度,並在必要時作出改進。企業有時候沒有對創新進行衡量和管理,這個錯誤是可以避免的。”

  那麼,企業怎樣衡量創新呢?在安德魯看來,有多種選擇。“經過研究,我們發現企業應該從三個方面進行衡量。首先,你應該跟蹤創新流程的產出。然後,你要跟蹤你的投入。在這裡,創新能夠得到最精確地衡量。人們跟蹤他們投入研究的資金,也跟蹤具體的人。根據我們的經驗,人力資本比金錢資本更匱乏,而最缺乏的總是最優秀的人。第三個階段就是檢驗你的流程的有效性。總而言之,你要衡量投入、產出和流程效果這三個方面。”

  波士頓諮詢集團高級副總裁Hal Sirkin 認為,具有創新文化的企業能更好的留住員工。“由於企業的快速成長,和鼓勵創新帶來的良好環境,企業為員工創造了更多的機會。工作不再枯燥,而是令人興奮的,因為你會不停地思考新的方法,來滿足顧客的需求,每個人都想着怎樣讓顧客更好。通過這些,你為你的員工也創造了更多的價值。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

  創新和發明

  IBM高級副總裁琳達·桑福德認為,要弄清楚創新的含義,首先要把它和發明區別開來;太多人把兩者混為一談。“發明僅僅是創新的起點。”一個企業的專利記錄只能表明他是一個傑出的發明者。但僅有專利是遠遠不夠的,企業必須把它們的技術融入到產品當中去。

  在創新面前,企業並非生而平等。沃頓商學院營銷學教授Paul·Schoemaker指出,很多人在談到創新的時候,總是會舉出像Blackberry或者星巴克咖啡店這樣的熱門企業。

  但有些公司要遵循的遊戲規則是不同的。它們進行的是漸進式創新和改良,比如豐田。而有些企業則完全不是創新者,他們的遊戲規則是要避免損失,大家可以想想那些航空公司。

  遠見

  一個有遠見的首席執行官要讓企業進行創新,必須走過一段漫長的道路。相信沒有誰比喬布斯更同意這個說法。喬布斯和史蒂夫·茲涅克在加州父母的車庫裡創辦了蘋果公司。幾年之後,他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個成功商業化的電腦——擁有圖形接口界面的Macintosh。在蘋果數度進出之後,他又帶領蘋果推出了iMac和iPod。

  除此之外,他還參與創建了皮克斯公司(Pixar),這家動畫公司製作了《玩具總動員》和《海地總動員》等熱門影片,最近剛剛被迪士尼收購。

  但英特爾公司的P.K. Gupta認為,像喬布斯對企業的創新能力管理得那麼寬鬆,也會導致一些問題。員工會認為他的點子層出不窮。“如果他走了,怎麼辦?”Gupta發出疑問。從這個角度來講,蘋果的經歷並不值得鼓勵。80年代中期,喬布斯在因為與自己親自招來的一位高管的權力鬥爭,而離開蘋果。這家企業在離開了自己的創始人之後迅速衰落,直到1997年喬布斯回來后才重新煥發創新的活力。

  給隊伍來點刺激

  要在全公司建立創新的文化,需要建立合適的團隊、制度和激勵機制,而更不可或缺的是給員工充分的創新空間。這並不是說讓員工個個都像未來的富蘭克林那樣四處閑逛,等待着靈感閃現的時刻出現。

  企業必須提供這樣一個架構:在保證工作做完的同時,創新能夠不斷湧現;還必須建立這樣一個渠道:讓創意變成可盈利的產品。

  微軟,就採取了各種各樣的方法來保證上述情況的發生。微軟在全球有七個研究院,分別位於雷蒙德、舊金山、北京、班加羅爾和印度。每個研究院都獨具特色。據公司的主管Ian Sands介紹,“班加羅爾專門負責整合市場和低價電腦,北京也帶來了同樣的本土化的力量。”微軟還有三個首席技術官,每個人都負責培育一個技術領域裡的新技術。

  三人中職位最高的是Lotus Notes的創始人Ray Ozzie。今年早些時候他的Groove Networks被微軟收購,他同時也加入了微軟。去年十月,他在一篇文章里寫到,未來的微軟會是一個基於軟件服務的廣告和訂閱的提供商。這篇文章在網上流傳甚廣,他也因此受到微軟的青睞。

  Sands管理着微軟公司的軟件創新部,他領導的團隊所扮演的角色半是孵化器半是公司內部的風險投資者,他們一直在尋求新的方式來讓先進的微軟技術得到應用。“我們在想怎樣將研發應用到各個行業包括交叉行業,”他解釋說,“我們在尋找行業間新的空白點。”比如,他們與Umpqua銀行合作,讓銀行的顧客用他們的手機和個人數字助手進行交易。

  Sands強調,一些古老的方法仍然能夠帶來創新。比如,微軟有一個建議箱,每個與公司有關的人,員工、承包商、經銷商或者顧客,都可以提交一個關於新產品和新服務的建議。“曾經有人說這沒用,但我們回應道,‘我們有產品就來自這個箱子裡面。’”



世界頂級創新者的72變 標籤:72街 世界首富 平凡的世界 世界盃營銷 世界500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