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業學院>民企內外“突圍”

民企內外“突圍”

58創業加盟網  編輯:志兵

  緯入獄。這麼多的人物紛紛“落馬”或“下馬”,令人在扼腕嘆息之餘,心頭浮起疑問:職業經理人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中國的私營企業不接納他們?為什麼有的人竟然身陷囹圄?

  與紛紛“落馬”相對應的是,民營企業轉而採用家族式管理;一旦老的創業者精力不濟,就傳位給自己的兒子。比如,魯冠球之子魯偉鼎成為萬向集團的總裁;周耀庭之子周海紅擔任紅豆集團董事局第一副主席;吳仁寶之子吳協東出任華西集團的總經理,徐文榮之子徐永安擔當了橫店集團的董事長,格蘭仕集團董事長梁慶德之子梁昭賢任CEO,茅理翔之子茅忠群成為方太廚具的總裁……

  吳士宏與李漢生的出局極具代表性,有專家分析說,兩者都是因缺乏合理正確的職業能力評估與工作分析從而導致角色錯位以致失敗的兩個典型事件:由於成長環境所限,吳士宏與李漢生們所歷練的只是外企的縱向管理。在這種模式下,產品戰略、廣告策略都由海外總部來定,甚至廣告版樣都已經是設計好的,他們的天才只是體現在出類拔萃的執行。而當面臨橫面的資源整合以及全局戰略把握時,我們遺憾地看到,他們的領導力只是源於手中的權力,心有餘而力不足。混淆了管理與領導的區別,要求一位金牌經理人以企業家的方式思維與領導,這顯然不是他們的特長所在,他們的真實價值就難以體現,他們的失敗也就不足為奇。在這些事件後面所昭示的我國企業對知本認知的整體缺失與錯誤,應該引起我們深刻反思。

  應該說,中國經濟持續了近20年的高速增長,掩蓋了中國企業管理與經營水準事實上的整體低下,以及在這背後所深藏的職業經理人在中國生存、成長所面臨的諸多問題。這些深層問題如得不到根本解決,就極有可能毀掉這一代職業經理人成長的基礎,使我國企業在不遠的將來,在國際競爭中面臨整體競爭力與話語權的全面喪失。

  尋求市場准入

  民企在中國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影響力也越來越深。2003年是民營企業發力狂奔的一年,由於市場對鋼鐵、有色金屬、機械、建材、化工行業的產品需求大增,民營企業凝聚了驚人的成長爆發力,百強民企的合計凈資產收益率高達12.54%。

  出於追逐財富的本性,民營資本滲透到鋼鐵、金融、汽車等一切可能的領域。吉利、比亞迪、奧克斯、長城、中譽等掀起民企“造車運動”;從飼料業起家的劉永行在山東、包頭、河南三門峽投資氧化鋁項目;河北唐山、浙江寧波、江蘇常州等地也形成了民營鋼鐵業產業族群;在全國各地,民企紛紛參股城市商業銀行。

  民營企業在汽車業上突破有着典型意義。

  隨着加入世貿組織過渡期的結束,中國的民族汽車工業將面臨世界範圍內日益激烈的競爭。三年前,當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中國的民營造車企業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期,以吉利集團為例,其產銷量年平均增幅達117%,佔有國內經濟型轎車五分之一的市場份額,被評為“中國汽車50年發展速度最快、成長性最好的企業”,進入了中國轎車製造行業“3+6”的主流格局。

  但浙江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不失清醒地說,中國加入WTO是“和世界訂的合同”。雖然目前吉利的發展比較穩固,車市開始由井噴狀態轉入正常的發展脈絡,但是,真正的考驗將在2006年。失去了相關政策的支持和保護,在WTO遊戲規則下的浙江民營企業將拿什麼與跨國企業分庭抗禮?今後,在國際廠家強大勢力的擠壓之下,吉利和其他民營汽車製造企業一樣,面臨的

  



民企內外“突圍” 標籤:民企創業